春与修罗与墓志铭,葬在樱之下的骸骨们。

幸福前方的物语
这是还未开始就已经结束的故事
这是延长线上的物语
献给骸骨们的最高的镇魂曲(诗)

这是愚者埋葬自己,
最棒的墓志铭(歌)
—————————————————————————————————————
这是一篇写了两年都没有完成的评论
—————————————————————————————————————

呐,一个作品最需要的是什么?
主题?技法?辞藻?
至少肤浅的我肤浅的理解是,容易阅读,容易理解,那便是好作品。
恩,好吧从这个角度上来说。《サクラノ詩》绝对是不及格的了。

当然这也和主笔的すかぢ从出道作就贯彻的,“好的作品,是能和玩家对话的作品”的理念有关。嘛,虽然严格的说起来真正的出道作其实是跳票十年的本作来的就是了。
好的闲话不谈,让我们又回到本作身上,之所以说本作不及格是因为,本作一如既往的和すかぢ的作风一样贯彻了《素晴らしき日々》成功之时膨胀的信息量和,对玩家抛出的大量的哲学观质问,这也是为什么虽然素晴虽然大热,却一直争议不断的一因。
说白了すかぢ的风格是典型的电波向,虽然他一直宣称自己的作品是和玩家“对话”的作品,但是怎么看那都是高傲的“质问”而不是平等的对话,是“灌输”甚至可以说是“洗脑”而不是交流。
那么让我们回到游戏中来看看。
本篇的一开头便,是以宫泽贤治的诗集《春与修罗》序“心象スケッチ”“心象(图画)风景” 的节选作为开篇:

それが虚無ならば虚無自身がこのとほりで
ある程度まではみんなに共通いたします
(すべてがわたしの中のみんなであるやうに
みんあのおのおののなかのすべてですから)

它若是虚无的话,那虚无自身即是如此
某种程度为止,众人亦是如此
(正如一切皆是我心中的众人一样
众人各自各自心中的一切)

好吧,我想即是还没玩过游戏的各位,也明白我说本作在阅读性上不合格的理由了吧。
宫泽贤治的作品无论是童话还是诗歌历来都是以,难以理解和深晦著称的,而其中尤其是以本作中无处不在的《春与修罗》为代表。
说实话这也是我在提笔之前,最苦恼的一点。如果要写本作的介绍就一定会涉及到,这些东西的理解,虽然个人的理解可以令我自己释怀,但是我所认知的“心象风景”我所看到的景色,我认为美的东西大家又会怎么认为呢?在一定程度的常识基础上,或许众人都还是共同的,比如说我说花是红色,树是绿色,那么大家都能认同。但是如果我说花很美,树很高,那么大家又会怎样来看待呢?我对美的定义,我对高的基准,一切都是我心中的尺度正如我并不知道大家心中的想法,大家也不知道我心中的想法。

但是创作就不一样了,“心象风景”变为实物之后,便不再是我心中的风景了。大家会批判它,审视它,对比它,最终和自己心中的风景做出对比。好看,亦或不好看。赞扬亦或辱骂。批评亦或嘲讽。
这便是宫泽贤治作品最恶性质的地方,最恰如其分的评价便是那句经典的“千人眼中的哈姆雷特”于是如若不介意,稍微花费一些时间,让我以本文(心象风景)与您(读者)交流的话,就请继续往下吧。

物语的终结点——幸福的延长线,一名艺术家之死。
以死(葬礼)为开篇的作品,我印象中比较深的也就《幽游白书》了,当然这和本作品毫无关系。
这里开始交代起了背景,世界的艺术家,“卧樱”,春与修罗。
算是短短的交代了一下为何开篇会是“心象图画(风景)”的节选,恰好和主角父亲画家的身份相符。正如前文我所叙述的一样,对于春之修罗和宫泽贤治来说,“创作”既意味着将“心象风景”一览无余的暴露出来,顺带一提的是宫泽贤治除了最出名的童话以及诗歌之外,同时也是一名水彩画家,那么相比对于创作,对于将自己心中的美(心象风景)表现出来有着比任何人都要更深的理解。

插曲

直哉“这樱真美。”
圭“樱花?”
直哉“啊,恩,樱花”
圭“嗯,的确,今年的樱花的确是最漂亮的樱花了”
直哉“今年的樱花、最漂亮吗、、、”
在我看来每天都是同样盛开的樱花。
被圭这么一说,我也开始觉得今年的樱花是最美的了。
圭也觉得,美丽的这个樱花(风景)
那么,映在圭眼中被塞进骨灰盒之中的父亲的姿态(风景),是否也会是丑陋无比的呢?
亦或者——

what is mind?
No matter
what is matter?
Never mind

说实话本作通完之后,很空虚。
空虚到甚至让我质疑本作品质的程度。不过当我发现,并不是本作变了而是我的看法变了之后也就释然了。剧情作?恋爱作?不,本作用积极的话来说是“气氛游戏”往负面了说就是“电波作”当然这并不是贬低或者质疑,不如说这是让我最能安心的也最能继续喜欢本作的观点。
如果你用剧情作的去看待本作,那么多到令人窒息的伏笔,吃得满腹了还在不断上桌的信息量,然而却在需要上场炒热气氛的时候,告诉你这条线并不是核心线路而将,剧情草草了事,甚至只是将一整条线当做了背景介绍而已,醒悟之时那种残念感。

以及期盼和可爱的美少女恋爱之时,角色设定大量重合,十个妹子里你却发现了9个青梅竹马早你6岁的时候就已经被你攻略,那好歹享受下剩下的甜蜜吧,却被告知这个角色并不是核心角色,攻略草草了事,甚至你都感觉不到自己有在攻略,主角仅仅站在女主身边然后看着女主努力,奋斗,然后和主角SOX,然后失败,然后结束,那种仿佛还差一步就打动你的心房,但偏偏又在终点止住脚步,甚至让你口中苦涩得到底该不该称这为“恋爱”也明白。

虽然最后通了所有路线之后,会令人恍然大悟,“啊!原来是这样”但是,这也依旧改变不了本作在这些设定上的拖沓和涉及上的繁琐。
不过这却也不怪本作,本来把すかぢ的作品当成学园恋爱物来看待就是一个错误。本作从构成,到演出,音乐,以及整流的流向。气氛和感觉都绝对是数一数二顶尖级别的,那我们为何要在飞鸟身上谋求潜水的能力呢。

你所认为的赝品与真品的区别,在于什么呢?

本作,毫无疑问的是赝品。

如果说すかぢ最大的风格是什么,从半空到水到素晴到樱之诗(反正我是绝对不承认突然恋上你的),すかぢ都是有意识的将作中人物的世界拓展到屏幕外来,大概在他的脑海中除了自己笔下的角色之外,还有着一个名为“玩家”的角色,这也是为什么すかぢ的作品总会显得那么电波中二,对话中无时无刻不充满了质问,疑问,对世界观,对人生,对他人,对自己,对屏幕内,对屏幕外,所以每字每句中都无处不充满了すかぢ式哲学观人生观。对于对得上电波的玩家自然是好,对于对不上电波的玩家则会有种吃撑了,消化不良的感觉。
最典型的就是往往前面一大段台词,剧情,主角,人物的反应,不在很后面很后面揭晓谜底之后,你根本就是一头雾水无法理解,但是偏偏那些东西又显得十分重要,让你没办法一晃而过。这就使得,すかぢ的作品如果不是一口气的玩通下去,常常都会在半中腰停滞不前随后干脆就遗忘放弃了。
(插曲闲言:从本文发布的时间上恐怕有些读者就已经看出来了,这一些的感想文,其实本来是不会面世在笔者通完游戏后就写下,却足足在硬盘里放了两年如今才妥协公布。具体理由,这里就不详述了。)

从这个方面来说《サクラノ詩》算是すかぢ对自己妥协,或者说对玩家妥协的一部作品。姑且我们不说这个妥协导致出现的‘个性’到底是得是失,但是至少本作玩下去*至少在开真结局之前有一股如沐春风的感觉。虽然就像上面所说的还是毛病多多,但是就すかぢ的作品来说已经是相当努力的朝着学园恋爱物方面靠拢了。并且最难能可贵的是,还没有丢掉自身的特色。
如果单纯从作品的完成度和质量来说,和素晴比起来的本作,毫无疑问的是赝品。
但是如果让我选择素晴和本作只能玩一作,那我毫不犹豫的就会选择本作。

当赝品的价值与真品相等,甚至超过真品时,赝品还能称之为赝品吗?

全部评论

48x48

只能顶 樱之诗是我想写感想却写不出来的

#1楼 2018-01-09 11:28:48
48x48

校园恋爱的皮来包装扶他的脑洞到底还是勉强了 不过总的体验确实挺好
(个人不是很接受素晴的电波

#2楼 2018-01-11 20:34:07
48x48

阅。真是弗了你了

#3楼 2018-01-12 17:16:04
登陆 后方可回复, 如果您还没有账号请先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