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属分类:汉化补丁

secwind 添加于 2020-09-13 12:32:50

下载链接:

网盘载点1网盘载点2

链接一(简体):q9vi
链接二(繁体):geor

汉化声明

前言·其之一
在我们小的时候,也就是昭和十年(1935)左右,那时候东京还流传着神隐的传说。小孩子突然失踪,很多人觉得,这是被天狗拐走了。
被天狗拐走的故事,从以前开始就有很多。有的洗练而充满了艺术美,例如谣曲《花月》;也有的令人不忍卒读。江户时代的随笔中,类似的故事也有很多,其中我最喜欢的,是《诸国里人谈》中记载的一则短故事。尽管故事情节极其简单,但却有着十足的趣味。
*
正德年间(也就是第六代将军,德川家宣的时候),在江户的神田锅町,有间杂货店,店里有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帮工。正月十五日的傍晚时分,他拿着块毛巾去公共澡堂洗澡了。过了一会儿,店主看到有个人站在自家店铺后门附近。他出声招呼,“您哪位?”结果是刚才才出去洗澡的那位少年。他下身穿着股引,脚上蹬着草鞋,一副旅者装束,手中一根手杖,上面是一个稻草的包裹。
杂货店主是个机灵的男人。他并没有露出惊容,对那少年说,“把草鞋脱了,洗洗脚吧。”少年答应一声,把脚洗了之后,从井边拿来一个盆子,又从包裹中拿出几颗“野老”放进盆里,说“这是我给您带的土特产”,然后给杂货店主递了过去。这里的“野老”是一种野生的甘薯。
“你是从哪里过来的啊?”店主问。
“我早上从秩父的山里出发的。我这么久不在,您店里应该忙得不可开交吧,真是过意不去。”
主人越发诧异了:
“那要这么说,你到底是什么时候从我们店里离开的?”
“是去年十二月十三日,大扫除那天的晚上,从那天起到昨天为止,我一直呆在山里。每天都有客人来访,我天天都在宴席上做侍应的工作。然后昨天,他们对我说,‘明天让你回江户吧。你可以挖些野老当做特产带回去。’于是我就挖了一些回来了。”
毫无疑问,杂货店里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少年从大扫除那晚起就不见了。不,实际上他明明直到刚才还在,拿着块毛巾去澡堂了啊。难道说刚才去澡堂的并不是少年本人,而是少年的某个替身之类的吗?
《诸国里人谈》的作者以上述的疑问结束了叙述。但要我说的话,去澡堂的少年,被天狗拐进山里的少年,两者自然是同一个人。是同一个人在一段时间内,分成了两个不同的人格,在不同的地方有了不同的经历,这样想会有趣一些吧。
又或者是,从十二月十三日到正月十五日这段时间是虚幻的(基本上是那位少年的幻想),少年是在从去澡堂到回来这段短短的时间内,完整体验了在天狗之山的那段经历。这样想,又比前者更加有趣。
*
看来时间是可以自如伸缩的,既可以像罐头一样压缩,又可以做出各种复杂的折叠结构。那位少年,说不定便是获得了和去龙宫游历的浦岛太郎正相反的经历呢。浦岛太郎从龙宫回来,时间已经过去了几百年;而这位少年呢,则是漫长的时间最终只有一瞬间。
泉镜花的《草迷宫》一书中登场的魔人“秋谷恶左卫门”,曾明言其能“将人类眨眼的一瞬间变为整个世界”。换言之,能够居住在一瞬间当中。也许天狗和神隐的世界,便是折叠、压缩在某一瞬间中的,广阔的世界吧。
                      ——涩泽龙彦 《东西不可思议物语》第三十二章(译者:索阿廉)

前言·其之二
夜幕初降的时候,我来到一处小村落。说是村落,其实不过是数间简陋的棚屋沿着乡间小径搭在一起罢了。我挑了间最不那么简陋的棚屋,向屋门口那个光着脚的女人讨来了食物与歇脚的地方。
天色完全黑了。在世界的这个角落,夜晚是一场战斗:天地之间的万物都在费力地移动着位置,宛如歌剧的布景。女人送来了一盘白饭与扁豆;我坐在那茅草的屋檐外面吃完,将盘子放在一旁,接着从旅行包中拿出地图,摊开在油灯昏暗的点灭里。当女人再次出来,欲要拿回盘子的时候,我向她询问地图上那用学童般的稚笔打下的叉号“X”所标识的地方。我依葫芦画瓢地向她描述了我所听到的关于那里的信息。“我算是一种……勘探家。”我试图取信于她,用着本地话里最富自信的语气,以便让她更好接受我的出现。我没有提到只言片语有关我那个遗失许久的私人圣物。女人蹙眉浏览了一会儿那张地图,接着憨憨地摇了摇头。显然,我的地图和描述在她只是通篇的虫书鸟篆。她接着又摇了次头,然后回到了房里。
有一会儿时间,我仍是坐着,地图摊开在我膝盖上。我估计不管我怎么到那里,最少都还得三四天工夫。并且还需要一切顺利——在这个地方,这更近乎某种不切实际的妄想。我缓缓将地图折起,把它与它上面各种精心绘制的无用的漩涡纹样,以及加了着重符的含糊其辞的概数,一起珍重地收进我的旅行包里。
于是我背上一垮,胳膊肘支在膝盖上。我听到有瀑布的声音,似乎就在附近,那平稳且持续不断的喧嚣,盖过了无光的夜晚的脉搏与轻笑。女人回来了,拿着一瓶酒与两个杯子。一杯给我,一杯给她自己。她坐到了另一个翻倒的钢鼓上——毕竟,这里是她的地方。她给自己倒了一杯,一言不发地便啜饮起来。我举杯向她致意;她敷衍地点点头,于是我继续捏着空杯坐在那里。夜在我俩身旁颤抖。我漫不经心地向她提起那条瀑布,她茫然地耸了耸肩。“那瀑布挺大的吧?”我忍不住追问道,因为她那模样。她又一次耸了耸肩,就像是在说,那瀑布有该大的那么大,该小的那么小。又像是在说,她毫无兴趣去知道。我看着她。她喝酒。我也从瓶子里给自己倒了一点,琢磨着杯中这浑浊的液体。她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我再次催问。她真的对我想去的那个地方一点都不清楚?我有些焦躁,尝试着再向她描述一次,努力尽可能地直白、生动。她在我讲话时只是不断地摇头。当我说完时,她扭头盯向黑暗。
最后,她终于慢慢地扭头看向我了。她的眼睛是深沉的棕色,眼神说不清道不明。“你说的那个瀑布。”她开口了。她想要知道,我会认为它在哪儿。“这是什么话?反正就在这附近吧。”我告诉她,同时手点着地图上的某个位置。她点点头,带着一抹诡异而严肃的微笑。“是的,”她说,“今晚。今晚它是在那里。但是昨晚……”女人举起一只粗糙的手,然后指向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方向。
                      ——贝瑞·约克鲁《迷魂的旅人:一部虚构的回忆录》(译者:索阿廉)

前言·终了
春滚滚是一部优秀到足以改变我婚恋观的优秀科幻作品,事实上我作为后宫党的理论体系成熟就是在这部作品之后的。在这里简要提一下,那便是剥离作为经济的家庭,而以性承诺作为婚姻的本质意义;将性承诺视为一份多方协议,每个缔约方享有最惠待遇。——说人话,就是「找小三必须经过对象同意」。
当然这些不过是我自己受影响后得到的一孔之见,远不足以用来玷污本作之万一。实际上,刨除科幻部分,本作的核心是在探讨性与生这一永恒话题;某条线的某个道具是一种绝不逊于明面上提到的佛洛依德的隐喻,而实质上的性压迫便被这一隐喻所挑明。
回过头来说科幻部分。诚然本作的科幻部分点子在2020年的今天已不够出奇,但在谜题架构上仍然颇有可采之处。必须指出的是,对于科幻爱好者而言,本作的科幻部分远不够“硬”,但能够表达出主题,就是个好科幻。这一点上必须说春滚仍然是四季滚滚的「原点にして頂点」,在后续作品中,渡边再也没有表现出类似的对主题的把控能力。
无论如何,作为一部优秀的外国文字作品,本次很荣幸能够将之介绍与大家见面。希望每个人在读后都能有所收获。
                          ——索阿廉
好累哦,终于做完了。
当时开夏云的时候,还在想说大家都是●●控,也都是会乱飚各种看不懂的名词的人,应该会很快做完的……
结果后面从贴吧的彼岸花汉化组接了春遥,想了八百个译名,轮转了几个翻译校对……才搞完春遥。
咦,结果看了看是春遥的汉化感言哇。哎,看起来夏云还是遥遥无期的感觉。
但总之……2010すばひび、2011euphoria、ときて2012はくるる!
虽然某种意义上是比素晴和eu更挑人的作品啦……但还是希望大家能够喜欢春遥唷!
                          ——蝉&猫

STAFF
坑主:conan200708、蝉&猫
程序:catmai、*_*彼岸花*汉化组一号
程序协力:永恒※蔚蓝、工人之口
翻译:沃恩、索阿廉、①、火花之南、学姐萌小呆、sayo、*_*彼岸花*汉化组二号、橙子君,堕花缘、レートン
修图:Yunzhe
一校:头盖骨
一润:stsgsv
二校:索阿廉
二润:蝴蝶
歌词:索阿廉、敉莉
字幕:蝉&猫、しぐれ
测试:食塵者wrath、5963、乌鸦、诺、深蓝夜雨、七月初七、索阿廉

其他
禁任何平台上的移植。禁在任何视频网站上录播。禁转ACGF、黙示。
禁被用于任何形式的盈利行为。禁作为任何纸质或电子刊物的附加品而附带。
转载请完整转载!BUG请在此贴(bbs.natsunokiseki.org/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8755)或是对应论坛发布贴回馈,我们将会尽力在后续补丁内解决BUG。

补丁原发布于:http://bbs.natsunokiseki.org/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8757

分享到:

下载说明:

  • 存档类下载后解压缩到游戏安装路径下相关文件夹,覆盖同名文件即可!安全起见我们建议您备份原文件。
  • 免CD/DVD补丁类如果无特别使用说明,下载后解压缩到游戏安装目录下运行即可。
  • 本站资源全部采用 WinRAR v5.0 版压缩,下载后不能解压请安装 WinRAR v5.0+。
  • 本站下载不保证完全兼容手机端,部分浏览器(手机端、360等)可能无法正常下载本站资源。
  • 如遇下载资源失效,可到 站务反馈 进行反馈,要求补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