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E 1:

丧失了追求,梦想,活力,乃至活下去的意义,只是单纯的活着的中年老男人的故事. 那个钢琴作为重低音前奏的繋がれた孤独(BGM)仿佛一滩甩不掉的泥一样黏在身上让人觉得浑身无力四肢沉重.

皱纹都快要刻在眼角边的有島作为临时教师在一个看起来还不错的学校里教着他并不感兴趣的古文, 明明不想这么干但每天醒来却又像机器人一样按部就班的行动然后去学校教书, 中午吃着怎么都不觉得腻的咖喱然后下午去图书馆看书.

年轻时想要成为小说家的他边憧憬着他的大学同期波多野秋房,但只在学校校内文集上发了一篇没什么波澜的文章就没了下文.

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 遇到了一个和他立场差不多但是想要成为编辑的女人, 两人就这么相识, 交往, 结婚, 然后生活. 对梦想的追求也好对明天的期待也好对未来的憧憬也好夫妻之间的感情也好就这么在时间流逝过程中被冲淡,一切的一切都变得不复存在了.

这个人物形象太过真实, 真实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随着时间的经过身边的东西在不断改变; 过去自己所熟悉的一切在不断消失;如果不跟着前进的话总觉得自己有一天会跟时代脱离, 总有一天会被这世界所抛弃, 成为被落下,  想死却不知道怎么死, 只好苟延残喘不断延命活下去的人.

 

波澜不惊的生活被恩师葬礼上的相遇所打破了. 波多野凛, 波多野秋房的女儿出现在了有島面前.

在葬礼上相遇, 把伞借给她都还只是淡淡的憧憬, 但从知道凛是秋房女儿的那一刻起, 有島就注定无法将视线从她身上移开了.

 

就这样, 在接触过程中, 有島再次拾起了放下了二十多年的笔, 得知夫妻之间已经什么都不剩, 明白了秋房和自己是一样的人拥有一样的想法和思考, 并得知了凛的脆弱. 这途中, 凛像麻药般, 她的外表, 她的声音, 她的背景, 她的内心, 都让有島逐渐沉溺.

这其中最标志性的场景就是两人去秋房的书房(工作室), 得知秋房真正的死因和真面貌后, 不断被父亲造成并留下的阴影所折磨的凛对这股复杂的感情压抑到了临界点, 流着泪对有島说了这么一句:

"助けて、先生――”

从这一刻起, 有島彻底地沉溺于凛, 再也无法自拔.

 

与凛一起度过的时间让有島对自己现在的每天无声压抑的生活感到了痛苦, 但越是这样有島便越是压抑自己地感情.

终于, 在沉溺在凛中的有島也到了压抑自己的临界点, 把十几年间夫妻间一次都没做过的妻子强上了.

说是强上, 实际上只是把已经出轨了的妻子当飞机杯, 脑子里想着的全都是凛的事. 然后故事就像多米诺一样, 一切就都崩塌了.

把所有欲求都压抑到自己快要崩溃时, 脑子里充满想得却不可得你乃人生何的想法, 在为了不让自己崩溃坏掉得找个东西泄泄气的临界点偏偏碰上了最不想碰上的事物或者对象, 知道后果但却又无可奈何不得不做不然自己就要彻底坏掉了的这个心理.

这个场景看的我想死. 我希望所有不明白这种感情的人永远都不要明白.

 

事后有島察觉到了, 已经什么都没了, 看起来像是家但呆着却只有痛苦和压抑的屋子也好, 本来就像被被水浸湿发霉并开始自然破裂的纸一般的婚姻也好, 一去不复返的年轻时自己对未来的追求也好.

只有与凛在一起的时间对自己来说是一种救赎, 让世界多了那么一抹色彩.

就在这个与凛相处, 不断让自己已经死了的心又开始跳动的时候, 两人去隔壁镇上约会, 但偏偏在这个充满了和前妻回忆的镇子上和自己学生约会的同时撞上了前妻和前期出轨对象的年轻作家在发售新书的场景, 在这之上更恶劣的是凛的小恶魔天性发作, 当着前妻的视线搂住了有島的手.

看着前妻那一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才好的视线, 有島作为一个中年男性的心和自尊彻底崩溃了, 最终没控制好情绪向凛迁怒, 说了他自己认为最不该说的话.

 

“啊, 只有这个人能理解我, 只有他才是我真正的理解者, 也只有我才能真正理解他”, 怀抱着这样想法的有島回到了秋房那个充满着压抑与死的气息的工作室, 希望通过继续阅读秋房的日记以逃避现实, 并最后将自己与秋房重合用一样的方法死去.

只有秋房能理解有島, 也只有有島能理解秋房, 但秋房已经自杀, 阅读着秋房日记的有島就这么一步步把自己代入到秋房的思考里, 一步步走向秋房的末路. 但在有島即将自杀成功意识完全陷入黑暗的前一刻, 凛发来的消息唤醒了有島生存的渴望.

一方面是因为有島以为已经放弃了自己的凛还在渴求着他, 一方面是因为知道这一点之后对死产生的恐惧, 一方面是因为意识到了自己与秋房的不同, 自己只是单纯的作为一个碌碌无为的中年就这样在秋房的思考中随波逐流般决定去死的事实, 最终有島选择了挣扎:

 

……り、り、……凛……。 凛

その名を、強く呼んだ。

歯を食いしばり、何度も、声を振り絞って呼んだ。

まだ……、まだ、だ…

まだ、私は、きみに――

知ってほしいことがある。

――私のことだ。

この、惨めで、醜く、無力な私を――

死ぬ事すらできない――

きみの姿を想い、きみの声を想い――

それにすがるように生きようとしている無様な私を――

きみには、知ってほし。

私は――

君を傷付けただけの私のままで――

死にたくない。

 

这个场景里, 有島的呐喊, 凛的那句 “這い上がるです。死の淵から“, 全力放水的淋浴喷头, 凍てつく水底这首很简单但又有穿透力的钢琴BGM, 组合在一起让我感到心绞痛.

几年前在我万念俱灰对未来不抱任何期望的时候我也像有島一样尝试过, 只不过他是在浴缸里, 而我是在格林尼治码头附近的泰晤士河边.他靠着自立从浴缸里爬了起来, 而我是被警察给捞了上来.

虽然结果都差不多, 死前冒出的最后的想法成了让自己对死感到了恐惧的同时并发了疯似的渴望活着, 但有島找到了些什么, 而我什么都没找到, 也没觉醒任何东西.

有两种人最令人感到恐惧, 一种是拥有一切的人, 因为他们必须强大到能够保护好一切才能拥有一切; 另一种是一无所有的人, 因为他们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再失去的了.

 

就这样, 有島放弃了一切, 工作上的职责, 教师的道德,社会的常识, 甚至生存的渴望, 不吃不喝不眠不休的拿起了他唯一能称之为武器的笔, 抱着对凛那近似疯狂的感情, 开始写了起来.

这一段的BGM跟之前繋がれた孤独的钢琴有相似之处, 但是高音的部分很明显欢快(或者说柔和)了很多. 低音部分就像是有島的状况以及周围的环境一样, 一切的一切都是一潭死水, 高音部分就像是有島对凛这股他想要疯狂表达的感情, 是他在绝望的环境下的救济也是促使他还活着的一切.

这段BGM的名字叫No one knows - 这种除了有島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的感情.

跟这世上任何事物都没有关连, 只有自己一个人被世界所抛弃了的感觉也好, 对认识到这一点的自己所感受到的无力感也好, 抱着这样的无力感活下去是多么痛苦也好, 对秋房的羡慕嫉妒及与之相对比自己的丑恶也好, 这些东西统统无所谓.

只是全神贯注单纯的写着想传达给凛的话, 想让凛知道的事, 以及自身对凛所抱有的感情是多么的痴狂. 

 

一人の人間がーー

きみのことを狂おしく愛して、きみの幸せを心から願っていることをーー

きみに知っておいてほしいから、書きた

きみにそれをしってほしいと思ったときにーー

人間を描くことがーー

自分という人間を描くことが、目的ではなく手段になった

 

仅仅是为了纯粹的表达这股感情, 仅仅是为了这一个目的, 任何事物都不再重要, 即使是四十几年来自己唯一的还没能完全割舍掉的写作.

这是CASE 1 唯一让我感到有些救赎的地方. 失去一切后仅仅为了一个单纯的目标倾其所有的人最后并不是一无所有.

结果不言而喻.

 

之后有島就正式与妻子离婚, 开始与凛同居, 过着可能是有島四十几年来最幸福的生活.

 

在暑假末, 新学期开学前, 凛发现自己怀孕了.

一瞬间仿佛世界冻结, 时间停止.

只有第一次做的那一天, 也只有那一天没有避孕, 一发入魂.

 

暑假最后一天, 两人交合睡着, 半夜醒来后发现两人做了同样的梦.

一个很像凛的女孩子, 在一个和波多野秋房的书房差不多异质的空间里, 不断地写着他们的故事.

也许是因为恐惧, 也许是因为害怕, 也许是因为情绪已经混沌到了无法形容的程度, 在开学的第一天, 有島出门后, 凛有了下面这段有些长,不是不合理也不是不能理解, 但是复杂的内心独白:

 

どうして、わたしはこうなんだろう。

どうして、先生を信じて甘えることができなかったんだろう。

結局わたしは、人の親になりきれてない。

先生の前で、エゴを捨てきれなかった。

わたしは先生の居場所を奪いたくない。

そういう存在になりたくない――

先生に嫌われるのが、憎まれるのが怖い――

先生の心は強くなった。

先生は、わたしがいなくてももう大丈夫。

この一夏の日々を、わたしは忘れことはない。

だから――

先生、あなたは、わすれてください。

わたしがいつまでも覚えているから、先生は安心して忘れてください。

お腹に手を当てる。

涙をこぼしながら、私は微笑んでいた。

この安らぎを、おなかの子が私に与えてくれている。

わたしは――

自分の命すら投げ捨てた父親と、同じ事をしたくない。

そういう親に、わたしはなりたくない。

親がわたしに遺した――

耐えがたい孤独と、使い切れないお金。

疎ましくてしょうがないかった、身分不相応の財力。

私の意志と関係なく、押し付けられたもの。

これを使えば、この子を守れる。

わたしは覚悟を決めた。

この子は、わたしが育てる。

自分の中にも、母性のようなものが芽生えたのに気がついたとき、嬉しかった。

わたしも、真っ当な人間になれるかもしれない。

もうわたしは、一人じゃない。

守るべきものを得て私は、生きる意味を初めて見つけられた。

そうだ――

結果的に、先生はわたしを助けてくれたんだ。

この子を宿したことで、わたしは強くなれたんだから。

 

凛还只是高中生的同时, 也是个从小到大一直生活在孤独中的女孩子.

作为学生的她如果被发现怀孕了会极大的打击有島的立场. 想要留在有島身边但为了不伤害他又不得不离开他.

抱着没有勇气相信有島的软弱, 不想再夺取任何人的容身之所的挣扎, 不想重蹈自己父母的覆辙的怨恨, 以及突然觉醒了的母性让自己有了身为活着的人的实感等等一系列复杂的感情, 从有島身边消失了.

 

矛盾, 同时讽刺.

 

明明有島想通过自己对凛的爱以及希望凛幸福的感情让她不再感到孤身一人, 不再感到被这世界隔离开来.

凛却害怕因为自己再次破坏有島现在的容身之所而离开, 却没有注意到有島从与死只有一线之隔的深渊里爬上来的动力是因为她, 也没有明白对有島来说他的容身之所就是她身边.

两个人的思绪就这样失之交臂.

 

之后海斗便醒了.

至此CASE 1结束.

 

分享到:

全部评论

。。

2021-07-12 21:03:44
登陆 后方可回复, 如果您还没有账号请先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