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E 0 - 幼年期

开幕, 母亲瘫坐在床上, 拿着绘本给海斗故事, 讲述一个主人公名叫カイト, 不断追寻大海与天空的故事. 这是母子两人最喜欢的故事.

卧床不起的母亲什么都做不了, 因此年幼的海斗一手包办了母亲的所有事务, 从照顾到家务再到母亲的工作. 为了不让母亲被一些人(或者说某个看起来家里很阔的上层熊孩子シャチ指指点点) 甚至不惜逃学也要完成原本分担给母亲的那份工作.

 

这是一个被分成了上, 中, 下三层, 同时只能透过上方的玻璃看到蓝天, 连真正的”风”为何物都不知道, 各种资源都稀缺受限只能按劳分配, 同时还不断抱着对近百年前地上生活充满向往的, 有那么点科技感但又有些落后的地下城市.

 

对海斗来说世界很狭窄.

位处下层虽然并不破但也说不上好的家(土屋), 前往中层中途路上比自己的个子要高出一倍且多金绿相间的玉米田, 中层的基本上不怎么去的学校, 中层里各种各样干杂活的工作场所,  以及下层之下的废品及垃圾场.

对海斗来说生活很简单.

每天早起背着书包走过长长的玉米田前往中层假装去上学, 上午不去学校而是代替母亲完成母亲的那份工作, 下午按照规定完成自己的那份工作, 工作之余去下层的垃圾场找找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东西, 工作结束后带着今日份领来的物资沿着长长的玉米田跑回家和母亲继续说着说不完的话.

对海斗来说梦想很明确.

去学校也好交朋友也好这些都无所谓, 去最下层找各种各样的零部件捡回家自己做些小发明成为发明家, 然后带着母亲从下层移居中层同时利用先进的医疗技术给母亲治病.

 

大半个身体已经无法移动, 无力的母亲对这一切的回应只能是句小声到让海斗听不见的自言自语:

……そうだね ……まだ、いなくなれないね

简单的一句话, 是母亲的心啊.

 

并不是完全不明白母亲在想什么的海斗选择自身的做法则是出于一个很简单很正确同时很真实的反映了这个地下社会状况的逻辑: 这是个资源严重匮乏的社会, 大家都在拼了命的争夺一切资源与机会向上爬, 没有必要与自己的潜在竞争者交好.

The scarcity of resources – 任何地方的经济学学科都一定会在第一堂课教的概念, 也是我老师的老师的老师们一脉相传下来觉得必须要让学生们透彻理解的客观事实, 即这个世界上的所有资源(狭义也好广义也好)都是有限的.

在一个资源消费者不断增加, 但资源总量却不断减少的环境下, 我们该如何保有或者增加自身相对他人所能够使用或者支配的资源?  竞争. 去抢别人手上持有的资源, 去夺取别人所能获得的潜在资源.

虽然不想让母亲担心, 但”朋友什么的我不需要!”, 而且万一能从底层垃圾场捡到上层人丢弃不要的Android不就不需要朋友了? – 这也是海斗天天去底层转悠的原因之一.

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 海斗毕竟是个孩子, 他的思想没有被这种想法没能维持很久.

 

某日, 海斗从底层捡了足够的零部件, 组装除了一台自制的四驱车(虽然只能原地打转).

然后这部四驱车引起了一位知识丰富(相较于海斗而言)白发红瞳少女注意的同时, 也吸引了一位学者摸样男性的注意.

前者是世凪, 整个故事的中心. 后者是遊馬, 是研究院兼中层学校的校长与老师.

遊馬研究了一下海斗的四驱车, 指出了问题所在, 调整了四驱车让它能跑直线, 同时还解释了之前的问题出在哪, 如何解决, 以及解决方案的原理, 最后用很帅气的哲理向海斗说明了学校的重要性, 把海斗对学校的向往拉满了.

世凪则是天真无邪的向海斗搭话, 无意间就把海斗对她的好感度拉满了.

回到家海斗问了母亲关于以前在学校里的事, 母亲则是推了一把海斗, 希望他能去学校.

 

这期间海斗与世凪之间的交流不断加深, 世凪依然在不经意间疯狂赚取海斗对她的好感度.

“哇你好厉害呀” “哇你名字真好听” “哇你妈妈真厉害”- 把海斗纠结的部分全盘肯定了.

上层的那个老师喜欢欺负海斗的小胖子シャチ来整世凪和海斗时直接被世凪嘲讽+瞪回去了 – “世凪好厉害!”

友達なのにっ“ ”え、友達なの?“ ”え、友達じゃないの?“ – 友達GETODAZE!

最后让海斗下决定去学校的也是世凪:

動けないお母さんの労働が免除されるのは、この街で暮らしている人が受けられる当たり前の権利なんだよ

気持ちは、すっごくよくわかるけど、海斗の方法じゃ、なにも解決しない

なにより、海斗のお母さんが喜ばないと思う”

“……海斗、学校、一緒にいこ?

海斗なら絶対、あいつら全員見返せるよ。何より――

きっと海斗なら、楽しめるよ。本読んで色んなことを知ったり、思いついた物を自分の手で作ってみたり

そういうことができる場所なんだよ”

先不说世凪说的这番话有多, 这完全把海斗的心理给抓的牢牢的.

年幼的世凪可以用妖精来形容, 或者说我想不到除了妖精以外的形容词……

 

决定去上学前的第一天, 在上升电梯前等海斗的世凪突然说想要照相, 之后两人就去了学校.

第一天早上的前三十分钟是遊馬教的历史课, 以下几点很重要:

2075年, 通过研究在南极永久冻土层发现的古代微生物, 合成出了一种化学式与葡萄糖相似的人工甜味剂: パラグルコース

パラグルコース及其衍生的人工甜味剂不但味道很美味, 同时可以发挥葡萄糖可以但其他人工甜味剂却做不到的功能 – 提供大脑活动所需的能量.

パラグルコース只能给大脑而不能给身体提供能量, 因此在血液中会被当作废弃物而排出体外, 不像葡萄糖会被身体吸收并导致肥胖及糖尿病, パラグルコース完全不存在过量摄取葡萄糖所可能导致的健康隐患.

没有任何人能够根据味道分辨パラグルコース与砂糖.

因过量摄取パラグルコース, 经过几个世代后人类的基因开始变异.

 

第一天上学, 大多是没什么好回忆的.

历史课结束后两人在学校里到处乱转, 在工作室碰到了遊馬, 用3D打印机给海斗自制的四驱车做了个SUV的壳, 然后还都兴奋的拿着车出去想要试试.

刚跑了一小段距离, 那个来自上层的熊孩子シャチ就来了, 质问海斗他制作四驱车的齿轮是哪里来的? 从音乐盒上拆下来的? 肯定是你偷的! 一脚把海斗的车给踩坏了.

海斗立马就哭了, 尝试去修好它. 世凪看着海斗的样子很难过但不知道如何是好, 只能在看着海斗一边哭一边尝试修已经不成样子的四驱车.

就这样世凪担心地看着, 海斗边哭边修, 甚至忘了工作的时间, 直至黄昏.

海斗哭的很伤心, 想要修好自己做的四驱车, 想要拿去给母亲看, 但是无力的自己却修不好.

世凪拉着海斗的手, 带着他沿着长长的玉米田带海斗回家.

回家的路上世凪不断安慰鼓励海斗, 希望海斗能停住哭泣, 但世凪自己的声音也充满了不安.

海斗越是会想起今天的事就越是难过, 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控制自己的感情.

然后就出现了, 本作名场景之一.

“……泣き止んだ"

"う、うん……“

 

“坏了的话去工作室重新做一个吧

但是我不想天天去工作室!我喜欢图书馆, 所以图书馆与工作室要交替着去!

下一次轮到海斗看我写的故事了!”

然后两人一起回到了海斗的家.

 

这场景很简单, 但我文笔不好以及词穷, 不知道该怎么描述.

我第一次玩的时候觉得”啊…真好”, 觉得就算是在这么个看不到什么未来的环境里也有纯粹美好的东西.

写这篇感想的时候为了回顾这个场景第二次玩的时候感觉心脏像是突然远处甩来的鱼钩钩住狠狠的往左边大力的扯了一下, 突然喘不动气.

 

两个人就手拉手回海斗家(见家长), 见到世凪的母亲当然是高兴坏了(各种意义上).

看到被踩坏的车, 两人向母亲说出了事情的原委, 之后世凪用她的特殊能力让母亲又看到了过去的场景.

之后三个人就一起愉快的吃了晚饭, 事后世凪顺势喊海斗的母亲喊ママ了(我相信世凪这个时候的动机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复杂, 只是很单纯的很羡慕海斗还有母亲而已).

 

世凪的能力, 与其说是与他人共享自己脑海里的记忆, 更像是与他人共享自己脑海里的景象/意象. 因为这个能力的特殊性, 世凪的父亲一直要求世凪对其他人保密, 但世凪把这个能力暴露给了海斗与母亲.

幸运也好, 不幸也好, 这个能力是整个CASE0”世界”的根源.

 

因为昨天的约定, 第二天两人泡在图书馆里.

虽然知道世凪喜欢小说, 但并不知道世凪还自己写故事的海斗被世凪展示了一波自己的故事

”キラキラした、お姉さんのお話なの!“ “とーってもオシャレで、恋愛マスターです!” “ちょうかわいいよ”

有没有想到什么?

拉着海斗的手, 世凪用自己的能力向海斗展示了她故事中的女孩子:

“すももです!桃ノ内、すももです!” “もももすももも、桃ノ内!”

没错, 是peach the bitch!

桃ノ内すもも的故事是由世凪创作出来的

海斗尝试在世凪的意象中向她会话, 但不知道为什么海斗无法发声.

 

把昨天逃掉的工作补上, 拿到今日份的物资, 回家路上海斗问世凪她的父母为什么去世了, 世凪反问海斗你很在意吗?

到这里已经有不少细节告诉我们世凪是个精神比实际肉体年龄要成熟得多, 经历也比一般孩子要多一些的女孩子, 但让我感受最强烈的是下面这段:

海斗:

“僕は……僕は、世凪の友達だから。だから多分、知りたいんだと思う”

世凪:

“うん……ありがとう。そう言ってくれるのは、わたしも嬉しい”

“でも、ゆっくりで、いい?わたしもきっといつか、海斗には全部話すんだろうなって思うよ”

“……そんな風に、わたしのこと知りたいって思ってくれるのは、嬉しいんだ。ホントだよ?”

这很明显不是个可以轻易拿出来说的话题, 世凪不但巧妙且委婉的拒绝了海斗, 同时还能直率的向海斗表达”对于你想要更加了解我这一点, 我很高兴!”.

巧妙并委婉的拒绝别人对于很多人来说并不是一件难事, 直率的表达自己的想法和心情也不是一件难事. 理论上这两点并不冲突也不矛盾因此同时做到这两点不是难事.

但现实里的难度与理论上账面上的模拟完全是两个次元, 情商再高心性再强的人都很难做到, 更不用说一个世凪这样的小学生.

在这两者之上再加上孩童时期所特有的这股纯粹, 对我来说太耀眼了.

 

某日工作时, 两人意外的发现了一睹带有裂缝的墙, 从中传来了鸟鸣声, 两人爬进去后发现这裂缝通向一小块可以被太阳直射的绿地, 有花有草, 草坪上有一只受伤的小鸟, 两人偷偷把鸟带回了家.

这期间两人被太阳直射到了, 但却没有任何事发生.

之后两人+母亲就开始偷偷照料这只受伤的鸟.

 

又是一周, 遊馬的历史课, 只不过这次我们感到很强的违和感:

覆盖整个地下世界上方的透明天花板被称为Ozone lens(臭氧镜片), 名字带Ozone单纯是因为镜片带有与臭氧相似的作用 – 吸收紫外线.

基因变异后的人类皮肤对紫外线极其敏感, 被太阳照射到会得一种皮肤癌并在48小时内传遍全身最后导致死亡.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人类只能在地下生存.

虽然没有放弃回到地上, 想尽了各种办法, 但都没什么进展.

最实际的方法(实际上是给自己打广告)是遊馬提出在虚拟的假象空间内模拟地上的环境同时让人们在精神上移居到虚拟空间内.

这个方法的好处之一是能够让肉体不怎么健康的人也能移居到虚拟世界里生活.

让人们回忆起地上生活的同时也能节省很多资源, 可以让人们撑到重新回到地面上的那天.

 

海斗听了这个想法以后眼睛闪闪发光, 心想我一定要参加这个研究计划!!! 这样妈妈就不用被身体所折磨, 也能自由自在的行动了!

全通后再回过头来看这个遊馬这番话, 他在他的研究计划方面没有隐瞒也没有撒谎, 他只是选择性的没有提及一些孩子们不会去多想的问题而已, 比如节省下来的资源会被用在什么地方.

 

回到家, 鸟的伤好了, 三人高兴坏了.

海斗兴奋地跟母亲说了遊馬的计划, 母亲听后:

“それって……夢、みたいなこと? それとも…… この前、世凪ちゃんが見せてくれたような……?”

一语中的.

世凪小心翼翼地问母亲的病到底是什么, 母亲才把自己只剩下身体的很小一部分能够活动这一事实暴露给海斗.

海斗还天真地说一定没问题, 我一定能成为研究员然后让妈妈移居虚拟空间!

这话一股子flag的味道, 但这个flag还没立起来就倒了.

 

隔日早上醒来, 鸟的伤已经好了, 但这个时候不知为何眼泪突然从母亲的眼角流下.

看着可以自由自在地在屋子里飞地鸟以及指着鸟兴奋地大喊的海斗:

“……海斗は、すごいね。 とってもやさしくて、頭のいい子。 

すごいね……。 すごいんだよ、海斗は

……海斗は、海斗のなりたいもの、なんでもなれるからね”

随后世凪来了, 打开门的时候鸟飞了出去, 母亲让海斗去追鸟, 接着就来了, 整部游戏直接”咣当”一下把我的心理防线砸的稀巴烂的一段剧情:

 

视角转到世凪

嬉しそうな海斗。幸せそうな海斗。わたしが守りたいと思ったいつもの笑顔を、海斗は浮かべていた。

坐在床上的母亲望着窗外追着鸟自由自在奔跑的海斗, 世凪看到海斗快乐的样子很高兴, 但她却没法将视线从母亲身上移开.

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 母亲将海斗托付给世凪

……海斗のこと、世凪ちゃんにお願いして、いい? ……海斗は泣き虫だから、世凪ちゃんみたいな子が隣にいてくれると、ママも安心なんだ

世凪的想法简单也很纯粹, 想要和海斗一起, 想要海斗继续开心幸福地笑着.

海斗の幸せのために、できることをする。

“……いいよ!やくそくするよ!” “……あのね、わたしね、実はね……海斗のことが、すきなの”

两人此刻都明白了, 她们面前的这位年长(年幼)的女性也希望海斗能够幸福.

这时世凪提出想要拍照, “――絶対に忘れたくない、大切な人の写真を撮ってるの” “……だから、ママのことも、撮らせてほしの”

拍照前母亲希望世凪能够帮她把眼泪擦掉好不让海斗发现, 但贴近母亲的世凪发现母亲的脸色实际已经是惨白的程度, 皮肤也不再柔软了 – 打从一开始就是如此.

こういう、強い女の人になりたいと、わたしは思った。

这样想着的世凪也向母亲道出了自己无法一直陪在海斗身边的实情.

“わたしは、そんなに長く、わたしでいられないと思うから

でも、海斗を幸せにするって、わたし約束する

海斗がいつまでも笑っていられるように、楽しい思い出、いっぱい作る

だから、なにも心配しなくて、大丈夫っ

面对即使知道自身的时间也和自己一样有限, 但依然决定陪在海斗身边, 希望海斗能够幸福的世凪, 像是放下了什么包袱般, 母亲温柔地说:

“……じゃあ、安心だ”

就这样, 母亲完成了她的赛跑, 将接力棒传给了世凪, 将”希望海斗能够幸福”的接力棒传给了世凪, 并将时间永远停住了.

“……ありがとう、世凪ちゃん

……ごめんね、海斗

……お休み……、海斗、世凪ちゃん――“

 

完全纯粹出自于爱并发自内心希望你幸福的女人这世上可能只有一个 - 母亲.

但现实世界里往往有很多复杂的情况与因素以至于大多数情况下连母亲都做不到这一点.

我很羡慕海斗, 他有两个, 在他身边.

 

与此同时, 世凪与海斗在屋外的玉米田附近追逐着在天上自由飞翔的鸟, 但飞着飞着, 鸟便从天上落了下来, 并不再动弹.

视角回到海斗.

面对这种完全不讲道理完全没有理由的事海斗理所当然地难过

まただ。

あの、バラバラになった車。

あのときと一緒だ。

僕の目の前で、大切ななにかが失われた。

ここにはもう、なにもない。

但世凪却用和母亲一样温柔的口吻说: “きっと……、最後に飛んでる姿を、私たちに見せてくれたんだよ”

两人带着鸟的尸体回家时, 母亲的头与手已经随着重力自然下垂, 像是朵绽放完了的花般, 深深的垂了下去.

冥冥之中海斗感觉到了, 大概在鸟从天上开始落下的同一时刻母亲停止了呼吸.

那只鸟一定是在最后带母亲去了天上, 越过透明的天花板, 将母亲送到了那片像绘本里一样只有无边无际的青与蓝的天空去了.

 

世凪与海斗都哭了, 不知何时也不知是谁先拉起了对方的手, 但这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展现在他们面前的一片青与蓝.

僕たちの前に、一面の空と海がひろがっていた。

僕はすぐにわかった。

世凪も、僕と同じ景色を思い浮かべたんだ。

僕と世凪の心が繋がって、今、僕たちはそれを見ている。

青い海と、青い空の境界線。

そこに向かって、一匹の鳥が飛んでいく。

海の匂いのする風が吹いた。

鳥は気持ちよさそうに、右に左に、その身をゆったりと揺らしながら、遠くへ飛んでいく。

僕たちは、泣きながら、いつまでもその鳥の姿を追いかけた。

 

母亲的葬礼上, 工头的大叔提了一件很令人在意的事:

“昔はな――

下層民を助けようと個人で動くような上層民もいたらしい

海斗のお母さんと同じ病気の人を助けようと必死になってくれる、神様のようなお医者さんがいたんだと

――でも、それも昔の話だ。今の上層にそんな清らかな人間はのこっていない”

 

两人回到隐藏在水泥墙后洞窟内, 那一小片能够被太阳直射的花田, 将鸟埋了下去并在鸟的墓上种了一棵植物.

但是出来的时候正好碰上了那个喜欢没事找下层民麻烦的上层民熊孩子シャチ, 那个能够直射日光同时通往地上的花田便暴露给了这个熊孩子.

熊孩子肯定要作死, シャチ顺着墙壁爬出了洞窟, 回到了地面上, 暴露在日光下当着所有地下居民的面在透明的天花板上跳舞.

但跳了没几分钟, 就死了.

看到因为能回到地面而发狂的シャチ, 为了防止更多的人变得像シャチ一样疯狂, 两人决定把洞窟的入口重新埋上.

这时海斗下了决心,等到人类能够离开地下重新回到地上生活,太阳也好天空也好地上的一切也好, 等到它们不再让人变得疯狂那时, 两人再一起来这片花田, 一起听迷路的鸟叽叽喳喳吧.

但在那之前.

 

“僕たちは生きよう。一緒に”

 

回家前路过垃圾场, 在那里发现了原本属于シャチ的Android机器人 – 出雲.

 

幼年期结束.

分享到:

全部评论

。。

2021-07-12 21:03:44
登陆 后方可回复, 如果您还没有账号请先 注册